追蹤
Qian Qian 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My Diary
  • 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實現的夢想

這真是太可怕了。她對於自己喜歡著仙道,是非常寬容的。因為越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會越用最寬厚的姿態去對待,而面對他,她是真的害怕了。

這害怕表現在,她已經不能像最開始那樣地輕鬆而慵懶地聽他講題,她在他的面前,變得異常警覺起來。似乎他的每一句話,都是耳邊吹風,吹過就散,但是他的樣子,他的神情,他的動作,卻一一地銘刻在她的視線裡。她對他講話不再大大咧咧,甚至直視他的樣子她都會感覺到臉上發燙。那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似乎一下子,她就有了這樣的轉變,而還沒有等她緩過神來,這種感覺已經非常確定地生長在他們之間。

周遭不是沒有曖昧的關係。誰和誰比較要好,誰和誰又不太正常——她從來沒有把真正的情感跟身邊這些傳聞聯繫在一起,在她看來,他們這個年紀的好感,更多的是因為好奇。誰不是盼望自己早日成熟起來,所以會有那麼多的男生開始嘗試抽煙、喝酒等一系列標致成熟性的事件,當然,談戀愛似乎也是成熟人們不可或缺的一項標誌。

天啊,談戀愛。這是多麼啼笑皆非的事情。她甚至有一次看著他的側面,心想,他這樣的男生,是不可能談戀愛的。他那樣地心無旁騖,又怎麼捨得把時間拿出來去浪費呢。

況且,她與他是多麼的不同。他站在雲端,而她徘徊在地下,他太遙遠了。儘管他經常就在她身邊。

他怎麼會喜歡她這樣一個笨蛋呢。她沮喪地想。

可是她又似乎在暗中感覺他也是對她不一般的。

有一次體育課休息,大家都大汗淋漓地坐在太陽下面,他跑去拿飲料給大家分,當他和一個男生把飲料拿過來的時候,大家一哄而上去搶奪,她自然是沒有任何力量和優勢去爭的,於是她安然坐在那裡,任憑太陽將人快要烤化。

後來他過來了,手裡拿了一瓶水,遞給她。話沒多說,就轉身跟幾個男生去打排球,她拿著那瓶水,心裡瞬間地感動,眼睛追著他的身影過去,看他笑得那麼燦爛,他真像一個奪目的太陽。

還有一次數學考試,試題發下來之後,她抬起頭來,看到他正向她看過來,雙目對視的時候,他作了一個勝利的手勢,她立刻覺得信心百倍,那些題目真眼熟,很多都是他反复給她講過的,她也就順風順手地答了出來。

那真是一種奇怪的默契,想起他的話語,他的表情,就順便想起了題目的解答步驟——她也並不是那樣笨的,關鍵是,她希望自己能夠接近他一些,再接近他一些,於是有了追趕的決心,原來她的落後,也正是她毫無興趣的自然倦怠。

想到他會因為自己的進步而面露笑容,她就滿心歡喜起來。

成績發下來,果然,比及格還多了很多。

她竟然考了70多分。真是奇蹟。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數學成績,竟然可以及格的。

她真想感謝他。可是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正在盤算著,他走了過來,拿著試題分析起來。然後很嚴肅地對她說:這些錯的題目我都是給你講過的,你為什麼還是沒有掌握呢?

她說:已經很不錯了呀。你的目標不是要我及格嗎?

他說:你為什麼竟然會滿足自己在及格線上徘徊呢?我只想知道。為什麼我給你反复講過的習題,你還是會錯呢?

她的心一片涼。

他要的,不是她的進步,而是證明自己的力量,其實一開始就是的。

他不是仙道,也不是櫻木,他甚至不是她想像中的他。那個感性的,聰明的,善良的太陽一樣的男生,他只是一個冷血的優等生,他喜歡征服一切的難題,如同攀登高崖,而她如此不合時宜地多情,給這段勢利的關係掛上了璀璨的光環,並沾沾自喜,自欺欺人。

她於他來說,不過是完成和實現自我價值的一次試驗。僅僅是一個實驗。

她在這樣的事實裡迅速地萎靡下去。所有的動力在那一刻化為泡沫。

她真是一個愛幻想的人,喜歡把自己的幻想強加到別人的身上,來演習一場不切實際的戲劇。倘若他知道她的心內所想,一定會鄙視她的吧。

她與他離得實在是太遙遠。他是金光閃閃的天才少年,她只不過是一個憂愁的偏科生。在校園這樣的環境定位下,她只能如此低下地面對他。

她不再接受他對她的幫助,理由是:她實在是厭惡數學,她寧願為此考不上重點高中。那是沒有關係的。

她冷漠地表示。那是沒有關係的。

她在他絕望的目光中堅強起來。

又一日,她聽到一場爭吵。是他的聲音,那樣熟悉而陌生,似乎她從來沒有註意過,卻一直存在的那樣一種聲音:你為什麼沒有準備好就參加競賽呢?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大意為我們班抹了黑?你為什麼這樣沒有責任感呢?

說話的是他,聽話的是一個文弱的女生,因為一道習題的錯誤,她丟失了分數,以至於,連累到班級沒有拿到第一名。

她在他的訓斥裡慢慢離去,她不相信他們的世界裡真的是成人們描述得那樣單純和美好的。所追求的不同,於是很多不合時宜的純情越發顯得可笑——幸好她沒有表露出來任何的情生意動,她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精明的判斷力。她完全可以想像當他知道她心思之後的鄙視,嘲笑,甚至訓斥——

他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優等生,他這樣的人會慢慢長大,然後進入社會中,變成社會需要的精英。而她,這樣一個隨意的女生,她連自己生活的理想都沒有,也就不知道未來的走向。

很多的事情,在年少的時候已經定型,她無比深刻地體會。

在她這樣的年紀。只可以去選擇瘋狂地喜歡仙道,因為他是不存在的,沒有傷害的。

她只是萬分慶幸,她沒有對他講出來。這真是她做得最漂亮的一道習題了。

Office furniture裝修濕疹Company Formatio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