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 Qian 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My Diary
  • 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強烈盼望著來壹場雪

  雪是繞著我們這個小城而下過去的。看著雪南方下、中原下、新疆下、東北下,以及北京昨天下,酒泉也有了,偏偏拉下我們這個地方,就不得不相信雪的選擇性了。雪是屬於自然的嗎?過去壹定是的。小的時候,冬天的雪連綿不斷,沒少讓食少穿單的我們受罪,也沒少讓我們這些半大孩子們享受自然美好。直到現在,冬天的半河冰雪,冰雪縫隙裏沽沽冒出的熱氣,小魚兒探出的腦袋,依然會倏然出現在眼前。即便是前幾年,雪亦會在年前年後打扮壹下這近乎荒蕪的原野,不像今年這般無情。今天有多久沒有降水了?北京說是相隔107天,酒泉說是相隔142天,我們這裏壹定是在這些數字上繼續累加著的。只能說,在到處雪落塵埃的時候,它偏不往這裏飄揚,定然有它不來的道理。
  記起壹位朋友昨天調侃北京的雪“很講政治,主要體現為三個特點:壹是行得穩。別的地方還沒見雪,北京抉不帶頭下雪,否則就是冒進,槍打出頭鳥。二是看得準。既然好多地方已經都下了,北京當然也要及時表態、跟進下雪,否則就是自絕於人民。三是把握度。下雪歸下雪,但不講排場,不攀比、不奢靡,這量就好,既隆重又節儉,點到為止,過猶不及。”這才想起來,現在的自然也不那麼純,雪也不會是完全的自然屬性了。政治的事情很難講,不是我這個層面的人能理解詮釋的,但經濟的、文化的、社會的、歷史的東西,還能夠牽強附會地找出壹些來。
  比如“瑞雪兆豐年”,就兼顧文化和經濟命題。首先是瑞雪的吉祥預兆,給人們心裏壹個美好的預告,這是對人精神層面的重大鼓勵:天都說話了,還有不豐收的可能?這壹年開春下地之後的幹勁當然沒什麼可說的。豐年收成壹好,量食富足,老百姓生活就有保障。“手中有量,心裏不慌”,無形中影響到社會,影響到政治。不慌就穩定,穩定是最大的政治嘛。看來,經濟社會文化想繞開政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這只是事情的壹方面。從市場角度看,量食壹多,供求關系變化,就會影響到價格,影響到種量百姓的種植積極性,進而影響到後續的量食生產。這就需要國家從政府層面有保護量食生產積極性的政策。我想,這也是中央連續第N個有關農業和農村發展內容壹號文件的重大意義所在。看,還是繞到政治上了。
  至於“北國風光,千裏冰封,萬裏雪飄”,當然是文化了。沒雪可就沒法詠雪,畫雪,賞雪,寫雪,堆雪人,就沒有盛大開幕的索契冬季奧運會。黃山雪松,泰山霧凇,松花江雪景,林海雪原等等,都是雪賜給人間的寫意美好,繽紛開闊。因為有雪,梅才傲,松才挺,才有冰雪聰明,晶瑩剔透;才有“白茫茫大地壹片真幹凈”。人因雪而清純,因雪而幹凈,因雪覆蓋了所有高下色素差別而平等。雪因人而插上了翅膀,長出了靈魂,譜就了音樂,寫出了篇章。
  又不得不說雪的另壹面,它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當下,中東部地區風雪彌漫,無數條高速公路封閉,許多機場關閉,列車降速運行,阻礙了多少回家返城打工的人。動不動路上出現幾十輛車追尾的事故,造成人員材產的重大損失;雪太暴烈的地區,還會造成牲畜草料短缺,房塌屋倒的後果。還記得2008年也是初春的冰雪災害,國家動員進行抗擊,造成的巨大損失成為全國人民心中長久的痛。今年的情景正在醞釀,但願這雪能垂憐民生,從那些人員密集道路忙碌的地方撤退,到我們這幹旱而人員稀少的地方施展肆掠,給無人說話不怕耽擱的戈壁沙漠播撒壹些瑞兆甘霖。
  似乎越來越難把自然的東西單純地看作是自然、社會的東西單純看成是社會、歷史的東西單純看作是歷史、經濟的東西單純看成經濟的了。社會發展的壹個重要標誌就是融合、交匯、混噸。妳看雪,它啥時候單純是雪過?哪場雪裏沒有包含經濟的文化的環境的歷史的內容,沒有它對人的影響抑或人對它的召喚?特別是生態環境因素上升到重要地位的今天,沒有雪,或者雪太多,都與人的活動有極大關系,都與曾經或現在我們或者我們的先輩做了什麼有莫大關聯。如果我們把前述領導關於北京的雪的那段論述當做壹則幽默笑話的話,那麼,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只見雪花飄,不見雪花落的現在,就是真正的政治生態了。
  以我的觀察,這次全國性的降雪,發端於邊疆沿海,以星星點點開始,與經濟特區創建有相似之處;進而在廣大鄉村鋪展,又與改革開放初期從農村聯產責任制開始的形勢基本壹致;進而帶動中原華北東北西部,層層推進,與我國30多年來改革發展的情形大體吻合;北京的雪,則是在各地試驗取得成果之後得到的定論:只有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才是實現富強、民主、文明中國的必由之路!當然,也有極少數地方還在特殊的環境之下封閉著,比如我們這種邊塞地方,跟大社會接軌之路必然要經歷壹個延遲的過程。因為,我們至今還沒見到雪。
  讓雪回歸只是雪的可能我是看不到了。因為我知道,這雪總在某個地方積蓄著,選擇著,蓄勢待發;自古至今,雪就啟發著人們找出它與社會、人生、藝術和經濟的種種聯系而現在已然鮮明地標誌出了它們之間的密不可分;雪的好與不好,只能看它選擇落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下多少而從來與它晶瑩美麗的雪花沒有絲毫關系。至於把雪與政治的聯系,某領導的形容或者我的聯系,那只是壹種勉強的說法而已,是完全沒有依據的。
  我還是強烈盼望著來壹場雪,哪怕它來的再晚壹些。我還清晰記得,2009年3月初的出差路上,大雪紛飛,銀光遍地;我既小心翼翼,又心曠神怡。今天距離那個時間,還有壹個多月時間。好事多麼。我看到盼著的雪正在某地醞釀,疾步行走……
兩位老人 睡蓮 舞動 雪花漫天的世界 等待 是否 低調做人的真諦 心底 的白蓮 生命的旅途 享受自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