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 Qian 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My Diary
  • 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場相逢,因一朵花起

黃昏,我獨立於陽臺,抬頭不遠處,夕陽落幕於枯枝殘葉間。恍然中,刺骨的寒意襲來,身上的衣衫難以抵擋這已到零下的溫度。置一壺茶,暖屋小窗旁,看暮色裏的各種風情,讓心於一盞茶裏沉浮……

想起酷夏的末梢,帶著薄荷般的心情,我從千裏之外匆匆而歸,拋卻一些美好奢華的時光,用最溫婉的笑容和最美的儀態去挑戰心裏早已預料到的“艱難”。忘記炎熱,藐視困難,敲開一家又一家的門環,隨縣走鄉,把檔案上的名單一一走訪。首次,我覺得有一種低三下四的委屈,撅了撅嘴,依然跟著老同事,不厭其煩的給家長吃好一顆定心丸。何時,工作也面臨著如此的尷尬?為了把我們即將入校的孩子安排妥當,就這樣,看著他們臉上的汗水,我終於懂得了那掩藏在太陽光輝下的辛苦。

當所有的事情暫時有了方寸,我在一滴汗水裏低頭,結餘轉戶將滿腹的委屈傾訴與誰?突然發現我的心事除了折疊在文字裏,沒有人懂得。

於是,我的指尖敲下,不僅僅是文字裏的芳香,還有不為人知的淒涼。我想我該用文字記錄什麼呢?是輝煌後的炫耀、是日子裏的幸福晾曬,還是心底的那份酸楚?不由自主地把光陰裏的一件件拉開……

儘管那份他人看來的苛刻,至少經過我們真誠的溝通,終於有了圓滿的結局,那些曾經的辛苦和不理解成了我微笑後最深的回憶。今夜憶起,不再叫苦,卻很傾城。

像所有的女子一樣,骨子裏也深深刻著一個人;也像所有的女子一樣,在葳蕤的青春裏把愛耗盡。

不是所有的遇見都會相知,也不是所有的相知都要相守。認識一個人是緣分,而這緣分不會輕易出現。那年夏天,我把所有的情思都藏於一株素雅的小野花中,用它來感知這個世界的美好。歲月就是巧妙,安排一個使者攀折了我心中的暗香。那一刻,時光是驚豔的;那一季,我是傾城的。

我笨拙的手指不厭其煩地敲下許多細碎的篇章,沒有華美的文字,卻有執著的女兒心。一次次落筆,一次次感懷,在追逐著一個依稀的背影,猜得出那嫣然的開頭,卻無法預見那時光深處早已註定了的結尾。

那個夏天,很繁華;那個秋天,卻很淒涼。

我已經滿身瘡痍,縱然拾得滿手花枝,也無法擁有初始的清豔。

有人說,等一朵花開,等得久了,會忘了它的顏色;等一個人等久了,就會忘記他的模樣。花明年還會再開,你不記得它的顏色,它依然存在於你的視野;而有些人,你費盡一生去等待,也不會再來。

有時候,很羡慕那些不相識的舊時光,至少不用掩藏什麼。那時的清淡,是文字裏給予的暖,沒有什麼可以控制自己簡單的心緒,我可以一個人把光陰讀到淒美,亦可以讀到纏綿。當風吹落雨後的花瓣,我依然可以委婉的撿拾一瓣,置於歲月的拐角處,安然地去等待蠱惑夜晚的那抹暗香。

我該是一個怎樣的女子?在靜夜如詩的小窗前,讀著一份份沉澱了許久的彷徨,很難選擇一種出塵的方法。有時候,那些落入心底的苦楚會把我擊得不堪想像;invision group 洗腦有時候,卻更加曆練了我的堅強。一個表面上安靜堅硬的女子,內心的柔軟像棉花,縛住了自己的翅膀。

我感性,是因為我珍惜人間的每一份摯情;我任性,是因為我把你當作時光裏唯一的暖,可以靠著。很想伸出掌心,碰觸你的方向,只為給自己一個暖融融的冬天。

今夜,我褪去華麗,一襲素裝,在黑白相間的螢幕上隨意敲打,往事便如氾濫的洪水充斥著我的手掌,落下不驚豔卻徒增了幾份惆悵。而誰又能削去我儲存在心頭的幾許彷徨?想來,文字只能算是一種簡潔的寄託罷了。

茶已涼了,誰為我添上?有些文字,不是祭奠,只是為了妖豔一個夜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